LOGO
中国亳州网通栏
您现在的位置: > 旅游咨询 > 正文

克韩专栏:乌克兰郁闷之行 腐败渗透每个角落

2018-11-12 23:05 未知 admin 我要评论(0)

27日清晨7时,我从基辅萨克萨翰斯基大街的住处出发,前往鲍里斯波尔(微博)机场。这一天,我的行程是从基辅飞到顿涅茨克,看完西班牙对葡萄牙的首场半决赛后,再在新闻中心熬到关门,随后到机场等待凌晨4时50分波兰航空从顿涅茨克直飞华沙的航班。如果不晚点的话这在乌克兰是一个很大的问号飞机将于凌晨6时05分抵达波兰首都。如果酒店能入住的话,那我将能睡上两三个小时。如果因客满还没法入住(一般酒店登记入住时间都是12时-14时),那么我将存好行李,在酒店大堂坐着休息一会后,等9点华沙国立体育场的新闻中心一开门就赶去工作。28日晚,德国对意大利的半决赛将在这里举行。在华沙休整一天后,30日我将再度离开申根区,飞往基辅准备欧洲杯最后的决赛。这就是我的2012欧洲杯:在两个国家之间辗转,不停地进入申根区又离开申根区。而我看到的也是双面的欧洲杯:A面是波兰的繁华、宁静和文明,B面则是乌克兰相对的落后、混乱和粗糙。

一切的对比,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合办带来的。洲际足球大赛的合办,最早的先例是1993年的中北美金杯赛。不过金杯赛当时还只有8支球队,正好A组在美国达拉斯,而B组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举办。

要到2000年后,合办才成为了世界足坛的新风尚。这一年,荷兰和比利时成功地合办了欧洲杯,而加纳和尼日利亚也一同主办了非洲国家杯。此后,2002年世界杯归于韩日,中北美金杯赛2003年再次是美国、墨西哥合办,2008年欧洲杯再次成为瑞士、奥地利合办,2012年初的非洲杯同样再次是加蓬和赤道几内亚合办,流风所及甚至连亚洲杯也来赶趟:2007年亚洲杯最后是印尼、越南、泰国和马来西亚东盟四国合办,创造了合办大赛的国家数量纪录。

总计从2000年到现在的7次超级大赛(世界杯+欧洲杯)中,有4次是合办。目前尚未开启合办大赛先河的,也就只剩下南美足联的美洲杯和大洋洲足联的大洋洲国家杯(2008年大洋洲国家杯是采取小组循环赛,不定主办国)了。

合办增多,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人们意识到了主办一届体育大赛对国家形象带来的好处。曾几何时,主办世界杯或者奥运会是门亏本生意,但现在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了竞争的行列。自二战结束以来,世界经历了极为漫长的和平(迄今已67年),体育取代大规模战争成为了人类的主要竞争场合,而大赛则成为了展现国家形象的理想舞台。漫长的和平也导致一些后发国家开始逐渐富裕(以往还没等发展起来就开始打仗了),内生了利用体育大赛来完成“大规模形象公关”的需求。

当这些国家都开始算政治账,而不仅仅是算经济账,对大赛主办权的争夺就空前激烈了。经济学告诉我们:当供给不变时需求增多就将导致产品涨价。竞争激烈导致了在主办国挑选问题上国际足联和欧足联(也包括国际奥委会)等享受着卖方市场的红利,也导致了很多不得已的妥协(最典型的就是2002年韩日世界杯,两国一开始分别申办最终合流)和联盟(比荷、瑞奥、波乌联手)。

纵观最近7次大赛的4次合办中,前三次均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两个国家的生活发展水平相差不多,1999年比利时的人均GDP是25588.29美元,而荷兰是26022美元;日本2001年的人均GDP是25904.95美元,韩国是17416.63美元;瑞士2007年人均GDP是40246.87美元,奥地利同年人均GDP则是38342.3美元。这里面只有韩日差距稍大,但韩国后来很快就赶上来了(2010年韩国和日本的人均GDP差距已经不到4000美元)。

但波兰和乌克兰呢?两国最新的人均GDP数据是2010年的:波兰为18981.11美元,几乎是乌克兰(6697.695美元)的三倍,这是大赛合办史上的最大差距!波兰经济已经保持了20年的持续增长(自1992年至今,是欧盟经济同期一直保持正增长的唯一国家),而乌克兰在2009年还刚刚因为全球经济危机经历了一次人均GDP-13.13%的大滑坡。(以上数据均据美国CIA世界资料手册)

就像我们记者进出乌克兰要反复进出申根区一样,两国在意识形态上也存在巨大的差异:波兰是欧盟国家,乌克兰不是;波兰摆脱了铁幕的阴影后坚定地亲西欧,愿意当西欧和东欧的桥梁,从文化形态到物质基础设施,都已经开始走向西方化;而乌克兰则在橙色革命的反复后(现任总统亚努科维奇就是橙色革命当初推翻的人),目前依然在欧盟门外犹豫徘徊,并且因为前美女总理季莫申科的被判入狱而被西方视为“野蛮之地”,集体杯葛。

欧洲杯,就这样成为一届双面的欧洲杯:一边热,一边冷;一边成功地展现着自己的国家形象,另一边则忙于各种公关救火。大机遇带来了大挑战,很明显:一边比另外一边应付得要更好,也从欧洲杯中获益更多。

看了这些天报道的朋友们,应该都知道我对乌克兰的印象不算很好,在这里采访的中国记者大多数也有相同感受。这种不好,主要还不是个人好恶,而是建立在为记者工作提供的便利性上。比如,2月底、3月初波兰驻华大使馆就已经邀请中国记者到波兰采访欧洲杯前期准备工作,这和德国大使馆在2006年世界杯前、南非大使馆在2010年世界杯前采取的公关动作是一样的:既然已经花了大价钱推出了“产品”,媒体推广当然必须要跟上,这是基本的营销法则。

而乌克兰驻华大使馆呢?从3月份波兰的特别报道出街后,为了两个主办国的平衡报道,我就一直联络乌克兰大使馆新闻处。但电话要不就是上班时间没人接,要不就是接了后给个邮件地址就再也没回应了。说实话记者又不是欠你们国家的,主动送上门来的宣传机会不要,还能指望更多?

随后的签证经历,让我对乌克兰的印象更差了,相信这也是大多数中国记者在乌克兰驻华使领馆的郁闷经历。在北京三里屯,乌克兰大使馆对外签证的开放时间每周只有三天,每天只有两小时,其中一小时是对公,一小时是对我们这样的私人护照用户。问题在于,这仅有的一小时,又会被各种和使馆熟悉的签证中介占据。他们一办就是几个或十几个人的签证,我们去排队的那几天,每天都大概只有一两个非中介的幸运儿能见到签证官。

这与波兰迅速干净利落的签证经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更为吊诡的是,后来了解到这些签证中介其实随时都可以进入使馆面见签证官(包括不对签证者开放的下午),那么他们为什么要来占据这宝贵的一小时时间?而同事张力(微博)曾有一次幸运地进入了大使馆,但签证官却以喝咖啡为由把他晾在一边十几分钟。签证官为何要如此把对因私护照开放的这一小时耗完?相信聪明人看到这里早就应该明白了。

波兰欢迎中国游客去旅游,他们需要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给华沙、克拉科夫、格但斯克、波兹南等地的旅游业送去欧元。而乌克兰呢?连签证多一天时间都不肯给:7月1日决赛,签证就到7月1日;在我们的据理力争下(如果打加时赛或点球大战的话,比赛结束就是7月2日凌晨了),签证官才好不容易给我们延了一天到7月2日。

腐败,几乎渗透在每个角落。我虽然没有碰到警察的黑手,但听过同行一些故事。而葡萄牙在哈尔科夫对荷兰比赛前,牵着C罗 的手出场的小球迷你猜是谁?没错,正是哈尔科夫州长的儿子。就算是在参观基辅圣索菲亚大教堂时,收门票的门卫也会把我招到一个角落,兜售上塔楼的放行权(正规门票是10乌币,他收5乌币就放你上楼),这似乎还成为了门卫理所当然的副业。

抛开这些不谈,乌克兰在基础设施方面也差得很远:飞机经常无预警晚点,我在6月23日赶赴西班牙对法国的1/4决赛时就饱受苦楚,直到开赛前两小时才抵达赛场,险些错过取媒体票时间(开场前一小时不到,球票就没了);所谓的高铁直到欧洲杯前才勉强投入使用,虽然给记者免费二等车厢票,但只有在基辅的新闻中心才能领,在顿涅茨克就没得领;出租车司机和服务业很多人基本不懂英语,而且漫天要价;至于酒店方面的贪婪,已经谈论得太多了。从很多方面来说,乌克兰都尚不具备接待这样一届大赛、接待全世界游客的这种能力。

但是,我也愿意在这里用切身经历,为乌克兰略说几句好话,因为这个国家似乎本身也是双面的。首先,英国媒体有关乌克兰种族主义问题的报道,明显是夸大其词了。尤其是索尔·坎贝尔有关球迷去乌克兰就要准备抬棺回家的言语,让人只能苦笑。也难怪有激进的英格兰球迷,要在英格兰对乌克兰这场比赛前,在顿涅茨克举行“抬棺”大游行呢。

在乌克兰期间,到目前为止我没有碰到任何对亚裔人的骚扰和谩骂,相反每个普通路人都对我们很友好。和乌克兰女导游一起走在基辅大街时,也不会有乌克兰男性表示不满。事实上,我在基辅地铁里看到过一些黑人姑娘,她们也没有受到任何刁难。也许,这只是赛会期间的表象。但联想到英国媒体在北京奥运会前对北京、在南非世界杯前对南非的报道,你就可以想象他们在报道外国时的闭门造车和无穷想象了。

乌克兰警察尽管戴着我们中国警察早就淘汰掉的苏联式大盖帽,但基本上也还是非常友善。在欧洲杯期间,一般俩人的巡逻小组还特意加入了一个美女警察,缓和了和球迷之间的气氛。《基辅邮报》上,我也读到了一则有关球迷的小故事:一个球迷在基辅的第聂伯河水上公园派对狂欢过度,睡着后被偷走了钱包和所有护照文件;在沿路搭车前往克里米亚投靠亲戚的路上,走投无路的他在基辅郊外的一个小村言语不通,只能用剃须膏在地上喷出“HELP”的字样,最终警方解救了他。还有一些球迷和自己的朋友在基辅街头失散,也是警方出钱把他们送到了哈尔科夫等目的地找到了朋友。

为了让外国球迷过得如意一点,警方甚至不惜放宽了标准。在乌克兰街头,如在公开场合撒尿要被当场罚款110乌币,但这次对喝了很多啤酒的外国人,警察也就睁一眼闭一眼了,他们说:“反正有清洁工每天打扫。”其实在公众场合喝酒精饮料也是违法的(只有球迷区可以),但乌克兰警方在执法方面也还是充分考虑到了文化差异,只对本地人罚款。甚至有两个荷兰球迷和1个哈萨克斯坦球迷大概是觉得球迷区太闷,甚至冲到了切尔诺贝利无人区!但警方也只是对他们进行了拘留教育后就放人了。

在住宿方面,我说过乌克兰酒店的贪婪。但你或许不知道的是,也有很多乌克兰人自发地组织了一个给外来球迷提供自己公寓空床免费住宿的网站(

最重要的是,仔细想一下:其实乌克兰在很多方面和我们中国也有同样的缺点。就拿英语来说,老外在北京上海碰到年轻人也许沟通并无问题,但如果在一些小地方,或者碰到一些年岁大的人,不也同样会和我们在乌克兰一样问路无门,叫天不应?出租车和酒店的宰客问题,同样不是只有乌克兰有。仔细想一下,人类厌恶的,往往就是和自己最接近的东西。乌克兰也可以是一面镜子,一块他山之石,提醒我们很多。

乌克兰的普通老百姓,其实也和中国的老百姓一样可爱。在基辅球迷区,我看到无数乌克兰人喜欢这里的欢乐气氛,女导游瓦伦蒂娜对我说:“真遗憾,这个夏天很快就要过去。”我看到了乌克兰坏的一面,但同时也看到了很多好的一面。人类多进行文明间的和平接触,通过相互了解来化解彼此之间的隔阂和误解,这或许就是体育大赛带来的一种副产品吧。

Tags:省委 同志 杨敬农 发展

责任编辑:admin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